琪琪色
哈,我妈妈给我买的是拼图玩具,当时拿到手上,打开包装零件全部都是散装的,一个小袋一个小袋的包装好,每个部件都是单独的一小包,我吸取上次的经验,拼完一个部件再拆一包,这样拼起来,难度系数就小点,虽然拼好它仍花了我两个多小时,不过也是值得的,拼好后,我把它竖立在桌上,远远看去,那姿势,那神态,简直威风极了,拼好玩具的那种喜悦感和满足感让我自豪,也让我彻底喜欢上了这个玩具琪琪色_琪琪色网www.qiqisec.com。
下午,小溪也热闹非凡。我们这几个小鬼头就去小溪里抓鱼,那些鱼,小的,只有头发那么细,大的吗,有五厘米长,我们就先用盆子把水装满,再开始抓鱼,那里有石斑鱼、外婆鱼、、、、、、小的石斑鱼最好抓,但速度也比较快,也很机敏。每次当我们瞄准一条鱼时,波纹一漾,便看不见鱼了,等波纹漾开后,再去看,却不见一条鱼的踪影。它们的胆子很小,稍有点动静,就怆惶而逃,而且它们的颜色和石头的颜色差不多,如果它们游得速度快,根本分辨不出哪块是石头,哪条是鱼。折腾了半天,盆子里的鱼还是寥寥无几。
不知不觉地,我在一株垂丝海棠前停了下来。她使我想起小学时,我教室窗前的那一株花树:那陪伴了我六年的密友,也是一株最常见的垂丝海棠。想到这里,我的思绪不禁飘回小学。
位于河岸边的一所废弃的教堂成为了让他为一能感到活跃的地方。日子一天天的过,他在那里度过了一个又一个空闲的时刻。